辅仁药业分红“爽约”调查:资金困局正在显露-承德新闻网站-和合承德网

来源:网络整理日期:2019-08-07 17:46 浏览:

  上市20年未进行分红的“铁公鸡”,刚刚二度实施权益分派,即出现没钱分红的情况。7月20日公告“爽约”分红后,辅仁药业的股东无疑很心塞。

  证券时报记者近日多方采访了解到,目前包括辅仁药业及其母公司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辅仁集团”)旗下众多企业,大多陷入停工、欠薪困局。这无疑会让股东更心塞。

  如今,辅仁药业“黑天鹅”现状与公司“白马”财报已形成强烈反差。多位行业内部人士与投资分析师向记者表示,该公司近年来多项财报数据违反常识,存在严重造假嫌疑。

  开药集团部分停产停工

  炎夏正午,开封地区气温达到38摄氏度。位于老城区的开封制药(集团)有限公司(下称“开药集团”)厂外家属楼旁,工人们也迎来了午间休憩时光。

  从进入开药集团前身河南省开封制药厂起,这样的生活,王明(化名)已过了几十年。在他看来,“这些年厂里的效益一直都不太好”。

  “员工的社保已经拖欠很久了,只有到退休,才会给一次性补齐,退一个补一个。”王明说,虽然自己是普通工人,但干到快退休,每个月也只有不到2000元工资。“年轻人干技术岗的,可能会高点儿。”

  这个“效益不太好”的企业,让辅仁药业完成了当时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医疗并购案。

  2017年,辅仁药业作价78.09亿元,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,从辅仁集团等14个交易对方手中,买走了开药集团100%股权,其中辅仁集团持股达48.26%。根据并购前的财务报表,2016年开药集团净利润达6.53亿元,远超上市公司当年1765.67万元的净利润,是典型的蛇吞象案例。

  并入开药集团,让辅仁药业近年业绩突增,但目前开药集团自身已经步入经营的危局。

  “从下个月起,厂里会开始实行轮休,一个月上20天班,按20天发工资。”在开药集团工作的李林(化名)向记者透露,以前开药集团这个厂区同时生产针剂和片剂产品,但从2019年5月前后,厂里针剂产品就暂停生产了,目前只开了一条片剂生产线,所以用不了那么多工人。

  对于为什么会部分停产停工,李林表示,“应该是没钱买原料了,工人工资也不好支付。”

  欠薪停工情况蔓延

  “开药这边已经算不错了。虽然这几个月工资都迟发,但基本每月都能足额发放。”王明透露,“在河南鹿邑的辅仁药厂,还有宋河酒厂,都欠薪好几个月了。”

  辅仁药业旗下共有两家子公司。王明所称的鹿邑药厂,即是除开药集团外,上市公司旗下另一子公司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(下称“辅仁堂”),而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宋河酒业”)控股股东为辅仁集团。近段时间,在论坛贴吧上,辅仁堂、宋河酒业员工自曝被欠薪的消息层出不穷,发文均称欠薪情况已持续数月之久,且欠薪问题蔓延至北京、上海的辅仁集团子公司。

  的确,辅仁集团旗下公司的欠薪情况不仅集中在河南地区。

  “今年6月14日,辅仁集团旗下的北京弘道智慧中医技术有限公司(下称“弘道智慧”)已经正式停止运营,办公室都已被清理了。另外一家辅仁集团旗下的辅仁中医药港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医药港”)也停止运营了。两家企业虽然业务各自独立,但之前是在一起办公的。”曾在弘道智慧供职的刘洋(化名)告诉记者,截至“被离职”,自己整个2019年度的工资均未发放。从2018年12月起,公司已经断了公积金缴纳,而从2019年2月起,社保也停止缴纳了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弘道智慧成立于2017年9月,辅仁集团直接持股80%。官网称,公司致力于医疗大数据、人工智能中医技术和产品的研发。中医药港成立于2018年10月,由辅仁药业实控人朱文臣间接控股。据刘洋介绍,弘道智慧自创立后就一直处于产品设计研发阶段,还未等到产品上线,公司就宣告停止运营了。

  另一名曾在弘道智慧供职的员工吴天(化名)对记者表示,因公司拖欠工资,自己今年3月就已离职。此后为讨薪,先后经历仲裁、签立调解书等程序未果后,又将调解书递交到北京海淀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但目前法院和公司并未有进一步通知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目前弘道智慧已16次被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法院均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,立案日期多集中于7月,最新立案时间显示为7月17日。

  财报漏洞凸显

  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旗下企业相继被曝欠薪的辅仁药业,此前被视为医药行业的“白马股”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